坦克车下田务农、机器人精耕细作 上海85后农民开发全国首家智慧农场

2018-05-16

  图说:智慧农场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在办公室里边上网边种田,或者拿个手机动动手指就把田里的各项农活一样样搞定。这样的美事就发生在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周栅村的点甜机器人智慧农场里。农场主人王金悦生于1987年,上海师范大学应用化学专业毕业后不听人“劝”,执意回家乡当个农民。如今,这位年轻的上海农民,建成了全国第一家主要由机器人干农活的农场。     一个机器人,顶多少个壮劳力     “我有一片100多亩地的果园,种的苹果梨可好吃了,外形像苹果,吃口又是梨的酸甜味。我还种了西瓜,也是上海的优质品种。你帮我算一下哦,如果是按照传统农业的生产模式,这100多亩果园至少要请30多个壮劳力吧,现在用一个机器人,再聘三四个工人就足够了。”王金悦说,他和团队伙伴研发的果园机器人,可以完成开沟、施肥、喷药、除草、田间植保和采摘运输等全部农活,操作自然都是移到了电脑上。“我是新式农民,肯定不能像祖辈那样脸朝黄土背朝天地成天在地里汗滴禾下土。”他介绍了一款“移栽机器人”,这台机器人就像房屋装修中用的钻孔机,平均每分钟可以在地上挖20个种果树的标准坑,是人力速度的五到六倍。“人力挖坑种树时其实做了很多无用功,种完树后还要把坑再填埋上,而机器人挖坑是垂直的,一步到位。”他说。   攻克难关,让机器人会精耕细作     和农田打了几年交道,王金悦俨然已是干农活的行家里手。他说:“外行人可能不知道,农活里最难的是种水稻。这也是我们正在研发的大田机器人要攻克的难关。相对来说,种麦子、棉花等要容易一些,因为是在旱地里,不像种水稻,是要在水里精耕细作。人工耕作深了浅了,在手上都会有感觉,但机械犁地、播种,用机械手时就必须智能感知水下的泥土是硬还是软、是泥泞还是板结。办法还是有的,思路就是像越野车的四驱动力。传统插秧机是4个轮子,我们想再加两个轮子,变成6轮交替前行,这样它不就可以轻松找到插入秧苗的最佳点位吗?”     “你见过田里跑的坦克车吗?这也是我们团队研发的新玩意。”王金悦指的是“水肥一体喷洒机器人”。在一块黑色的底盘两侧,装上了和坦克一样的履带;底盘上放有水箱,上方是两层太阳能电板;一个“T”字形的“手臂”像坦克的炮筒一样向前伸出,“手臂”两端可以喷洒水和肥料。他说:“操控时,农民们只需通过手机上的APP软件,就可以控制机器人一边前进一边向两侧喷洒,‘手臂’的高低和长短还都能调节呢。”   一专多能,机器人也要样样能干     去年11月,王金悦从农业部领回了全国农村创业创新项目创意大赛的获奖证书。“这几天我们正忙着即将于今年6月下线的4台机器人,名称就叫‘机器人智慧农场管理系统’。”他说,目前农科发达国家的农业生产多为工厂化作业。在荷兰,多的是轨道式机器人,而且也基本上是在玻璃大棚里工作,因为那里寒冷,现代农业主要靠温室作业。在日本,下田的主要是机械臂,以此解脱繁重的人力。但“机器人智慧农场管理系统”则比荷兰和日本目前投入使用的智能农具更先进、更智慧。以除草机为例,多为机械手,但人工驾驭本身就是个苦差事,因为除草机抖动得特别厉害,一般的人操作三五分钟就会双手发麻,但用了智慧系统就不同了,再重、再累的农活都是靠APP软件操控,以后的农民哪怕手无缚鸡之力也没关系。     “我们的果园机器人目前订价是10多万元,将来批量生产了,价格基本上能降到5万元左右。在设计时我们以农业生产的实用性为第一原则,果园机器人不能光会种水果,不种水果的季节也不能闲着呀,还要让它干其他活,比如要会种蔬菜。同理,大田里的机器人也不能只会种水稻,各种农活也要‘精通’。办法嘛,其实挺简单的,更换不同的智能模块就是了。”王金悦看着手里已有的上百个订单,兴奋地描绘着他心目中的未来农科,他说,上海正在致力打造国际科创中心,将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高科技农民”成为上海第一产业的鲜亮名片。 只要你关注机器人,你就无法错过睿慕课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www.robot-china.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39553798-8007